因此电价下调可能加剧当前煤价下行趋势,中国煤炭行业必须走科学开采的发展道路

打破两周的维稳态势后,煤炭价格还是没能挺住,自6月初开始接连下调。目前,国内动力煤的价格已经处于近四年来的低点。不过,这并不能阻止煤炭价格的继续下跌。  煤炭行业多位人士对《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现在宏观经济形势依然没有较大好转,这将成为影响煤炭市场回暖的根本原因。同时,这也导致工业用电增速缓慢,再加上南方水电和上网电价下调的冲击,煤炭价格难以在短期内出现反弹,甚至仍将下调,直至9月份才可能出现好转。  煤价阴跌  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6月18日发布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报收于530元/吨,较前一报告又下降2元/吨,已经连续3周阴跌。  秦皇岛一位贸易商对《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虽然5500大卡动力煤目前的报价可能在530元/吨左右,但市场实际交易价格却在510~520元/吨之间,多数能在520元/吨成交。  2011年,环渤海地区发热量5500大卡动力煤的综合平均价格高达850元/吨,2012年下降到730元/吨,而在去年同期,这一价格还能达到约600元/吨。所以,仅在三年时间内就已形成的巨大煤炭价差,即是当前煤炭市场冰点的有力证明。  在价格持续下降的同时,煤炭港口库存却在大幅上升。6月16日至6月22日,环渤海煤炭库存量由上周的1952.4万吨增加至2047.3万吨,环比增幅达4.86,环渤海四港煤炭库存也已经连续八周增加。  对于当下煤炭市场的颓势,分析人士认为是多重不利因素作用的结果。中宇资讯煤炭分析师关大利表示,首要因素就是国内整体经济形势并没有很大好转,在一系列稳增长措施下,其后续影响一直存在,整体工业形势不佳,导致主要的工业用电增速缓慢,电厂负荷也有限;其次由于降雨天气较多,气温较为适宜,民用电需求也不振,同时水力发电增速较快对火电形成挤压,这些因素都导致煤炭需求疲软。  短期难反弹  实际上,即便煤炭价格已经到了近年来的低点,但在当前形势下,仍难止住下跌的趋势。  山东一位发电企业人士向《财经日报》记者介绍,近一段时间正处于电厂补完仓,但煤耗还没上去的阶段,煤炭需求量依然有限。  现在国内电厂的日耗煤量已经由60万吨涨到69万吨了,但主要还是在消化库存,等到库存消化得差不多了,才会再拉煤。7月份是消耗月,8月份才达到一个真正的拉煤高峰。因此,煤价反弹要等到9月份了,市场形势先于煤价一个月出现好转,运输形势向好,然后煤价才回暖。上述电企人士介绍。  本报记者也从市场和发电企业处了解到,上网电价将进行下调,有市场消息称江苏上网电价已经确定下调0.01元/千瓦时。  上网电价下调对煤炭企业来说又将是重重一击。关大利认为,当前动力煤市场整体形势仍显疲软,下游电厂库存高位,负荷低位,尤其是南方水利发电出力明显增加,若此时上网电价下调,电厂势必将压力向上转移至煤炭市场。  在目前煤炭市场供大于求的格局下,电厂高位库存使其议价能力有明显的提升,煤企为了缓解库存压力,很可能被动接受电厂降价要求,因此电价下调可能加剧当前煤价下行趋势,对应幅度应在20元/吨左右。关大利表示。

国内煤市寒冬情况持续,市场降价传闻不断。神华集团却在煤炭销售情况不佳的压力下,仍坚持不降价。  从6月9日起,秦皇岛港船舶到港量、已办手续量陆续下降、港口发运量也减少。上周,环渤海四港煤炭库存量已增至2047.3万吨,增幅达4.86,已连续八周增加,港口库存压力大。截止昨日,环渤海四港锚地待装船舶分别为:秦皇岛港27艘、京唐港去7艘、国投曹妃甸港8艘、天津港4艘。  据多位知情人士称,神华集团此前开会的结果是本月不再下调动力煤价格。神华集团的一位销售人士表示,公司目前没有调价的通知,依然按照原来的价格进行销售。据山西煤企人士表示,神华集团煤炭降价空间还存在。现阶段国内煤炭价格较进口煤而言,依然较高,竞争劣势明显,因此国内煤炭价格还将继续下行。  目前天气是国内煤价能否上涨的决定性因素。今年降雨天气较多,加之新闻播报我国将遭受厄尔尼诺现象,南方或迎来大范围暴雨,水力发电将进一步发力。  综上所述,国内煤市持续低迷,动力煤价格继续下行可能性大。

中国煤炭行业必须走科学开采的发展道路。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和平日前在2014年国际工程科技大会能源与矿业工程分会上做出上述论述。他表示,中国煤炭科学开采的战略目标是以科学开采为理念、以科学产能为依托,全面提高煤炭开采的科学化水平,建立安全、高效、绿色、经济的可持续现代化煤炭工业生产体系,真正以煤炭科学开采和科学产能来支撑和保障国民经济以及社会发展的能源需求。  谢和平指出,科学开采就是以科学发展观的可持续开采。科学开采具体包含了安全、高效、绿色、经济、高回收率等社会协调的可持续煤炭开采体系。  信息显示,作为我国能源结构中的主体,煤炭长期占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总量的60以上,近年甚至超过75.据统计数据,2020年和2030年,煤炭将占我国能源需求总量的62和56,到2050年,仍将占50左右。我国中长期以煤为主体的能源结构将不会改变。  据了解,我国大陆区2000米以浅煤炭资源量为58260.2亿吨,而大陆区2000米以深超深部煤炭资源量约为13310亿吨、中国周边海域煤炭资源量约为31765亿吨,由此,我国3000米以浅煤炭资源总量将达到103340亿吨。按照目前煤炭开发速度,中国煤炭可以持续稳定地开发200年,基本满足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对煤炭资源能源的需求。谢和平说。  然而现实是,中国是采煤大国而非强国。  谢和平指出,目前煤炭行业在科学开发意识、安全生产保障能力、生态环境保护措施、开采装备的信息化和智能化水平、井下作业工人职业技能、煤矿科学化和精细化管理水平,以及开采科技创新能力等七个方面均表现出不强的事实。而煤炭行业进入转型期后,必须走科学发展的道路。  对科学开采,谢和平认为要靠科学产能理念对其具体化。  据了解,科学产能是指在具有保证一定时期内持续开发的储量前提下,用安全、高效、环境友好方法将煤炭资源大限度采出的生产能力。科学产能要求资源、人力、科技与装备都必须达到相应的要求和标准,是煤炭行业和一个矿区综合能力的体现。根据科学产能新理念,建立以生产安全度、生产绿色度、生产机械化程度为核心的煤炭产能评价指标体系。谢和平说。  中国煤炭现有科学产能定量分析显示,与世界主要先进采煤国家煤炭科学产能对比,中国远低于美国、英国、德国和澳大利亚。2012年全国煤矿现有煤炭产量36.5亿吨,其中符合科学产能要求的煤炭产量为16.57亿吨,科学产能占煤炭总产量的45.4.国内五大煤炭生产区在不同约束条件下的科学产能分布不均,晋陕蒙宁甘区为12.44亿吨,华东区为2.98亿吨,东北区为0.6亿吨,华南区为0.3亿吨,新疆青海区为0.25亿吨。  谢和平介绍,目前我国五大煤炭生产区的科学产能情况各有特点:晋陕蒙宁甘区是科学产能主产区,但受生态环境和水资源制约;华东区受资源条件约束及深部开采限制,科学产能提升困难;东北区资源枯竭,科学产能难以为继;华南区地址条件复杂,安全难以保障,科学产能很难提高;后,新疆青海区域目前处于开发初期,将成为我国重要的煤炭生产基地,科学产能提升空间大,可以通过加强技术改造和投入实现。  对于科学开采的发展战略,谢和平指出,这个过程从2012年到2050年可划分为三个阶段,科学产能比重将从70上升到100.而实现战略目标要靠四步完成:2010-2015年,保持现有1/3科学产能矿井,改造1/3未达标矿井,剩下1/3落后产能逐步淘汰,形成科学产能约42亿吨;2016-2020年,国家加大投入,全面进行技术改造升级,完成煤炭产业布局和产能调整,形成科学产能28亿吨;2021-2030年,全面实行科学化开采,形成科学产能45亿吨;2031-2050年,战略目标完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