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企业总负债增速从8月底的11%跳升到19%,将在同址举行2017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中外矿业合作交流酒会

近日,巴西的淡水河谷以及澳大利亚的力拓和必和必拓这三大矿山纷纷传出产能扩张计划,这似乎与当前铁矿石市场疲弱的态势相悖。但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当前铁矿石市场总体上处于供过于求态势,但高品位的矿依然受到欢迎。尤其从中国市场来看,由于国产矿属于含铁量约22的低品位矿,而巴西及澳大利亚铁矿石的含铁量则在60左右。如果价格合适,不排除进口矿进一步取代国产矿的市场受到商家追捧的可能。  三大矿纷纷扩产  今年4月,随着新矿山开发的推进,必和必拓宣布将全财年产量目标上调500万吨至2.17亿吨。澳大利亚矿业巨头必和必拓市场营销部门副总裁何睦凯(MichielHovers)称,公司正致力于将铁矿石年产能提升至2.6亿~2.7亿吨。必和必拓对于中国市场的预计比较乐观,其称,中国钢产量在未来10年的中期达到峰值11亿吨。从范围来看,未来10年钢铁需求增长仍将保持强劲,之后会有所放缓,而钢需求强劲将继续支撑铁矿石需求。  第二大铁矿石生产商力拓也在5月13日表示,其澳大利亚运营的铁矿石年产能已较预期计划早两个月提高至2.9亿吨,可望顺利在2017年前实现完整的扩产目标。力拓设定目标,致力于2017年前在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年产能达到3.6亿吨。力拓指出,尽管已达到2.9亿吨的水准,但未来几个月产能可能还有些变动;公司会继续努力进一步扩张产能,同时整合自动化重载运输铁路系统。  此外,淡水河谷铁矿石销售主管克劳迪奥。阿尔维斯ClaudioAlves也于近日在新加坡的会议上表示,今明两年矿商的铁矿石产出总计将增加2.4亿吨。巴西淡水河谷的年产出2018年后将从去年的3.06亿吨增至4.5亿吨。  价格是决定因素  从国内矿山数据看,2013年国内矿山生产了14.5亿吨铁矿石,但普遍属于含铁量约22的低品位矿,且中国国内铁矿石产量只能满足中国钢铁业需求的1/4左右。业内人士分析称,国产矿品位低,且开采成本高,污染程度也较高。由于中国政府整治污染是大势所趋,加上钢铁业对于60左右的高品位矿是具有相当需求量的,因此三大矿山对于中国未来的市场需求持较乐观预测。  当前矿商有相当一部分认为未来几年中国将继续加大高品位铁矿石的进口,并逐渐取代国产矿。路透社分析认为,这种可能性存在,但必须有一定的条件相配合,其中铁矿石的价格是十分重要的一个因素。业界分析认为,120美元是进口铁矿石的现货价格的一个门槛,如果高于这个价格,那么国产矿尚有竞争空间;如果跌到每吨100美元以下,国产铁矿石基本不具备竞争力。  除了价格因素之外,矿商还需要依赖中国政府持续性的整治污染、节能环保政策,并要找到顺利进入中国铁矿石市场的通道。

8月2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深化央企降低杠杆工作,提出要建立严格的分行业负债率警戒线管控制度,高负债央企要严控相关投资项目;还要强化问责,对负债率持续攀升的企业要约谈提醒,对造成重大损失或不良影响的严肃追责。  除了煤炭、钢铁等过剩产业,国务院常务会议还新圈了重点,要推动火电、电解铝、建材等行业开展减量减产,严控新增产能。  当前央企总负债率66.6%  我国杠杆率最高的部门是非金融国有企业。  据社科院测算,截至2015年底,我国金融部门、居民部门、包含地方融资平台的政府部门以及非金融企业部门的杠杆率分别为21%、40%、57%和156%。其中,国企负债占非金融企业负债比例约70%。  2015、2016年我国非金融国企负债率在不断攀升。财政部数据显示,从2015年9月份开始,国有企业总负债增速从8月底的11%跳升到19%,总负债增速持续高于总资产增速。总负债增速超总资产的趋势,直到今年5月份才结束,5月份这两项指标增速持平;6月份,总负债增速还略低于总资产增速。  全部央企的资产负债率也在今年略有下降。今年3月份,国资委主任肖亚庆介绍,中央企业一共102家,目前总负债率为66.6%,比去年下降0.1个百分点。其中,负债率超过80%的共有12家,超过85%的有4家,而这4家当中的两家,即中国铁物和中钢已完成重组,负债率下降到70%以下。  今年上半年央企效益表现较好,营收和利润均实现两位数增长。统计显示,上半年央企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2.5万亿元,同比增长16.8%;累计实现利润总额7218亿元,同比增长15.8%。102家中央企业中,有99家企业盈利,48家企业效益增幅超过10%,29家企业效益增幅超过了20%。  7月份的数据还在改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供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央企利润总额由去年同期的同比下降3.7%转为同比增长16.4%,资产负债率比年初下降0.2个百分点。  会议提出,当前要抓住央企效益转降回升的有利时机,把国企降杠杆作为“去杠杆”的重中之重。  降杠杆政策加码  2015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降杠杆”以来,相关工作在不断推进。  国资委总会计师沈莹介绍,国资委从2009年开始,建立了债务风险管控体系,每年确定管控名单,明确管控目标,纳入考核,实行负债率和负债规模的“双管控”。除了对高负债企业实施“双管控”,还通过预算、考核、薪酬、投资管理等方面联动,加大管控力度。  在降杠杆方面,国资委做了不少工作,比如,推动企业优化资本结构,鼓励企业通过IPO、配股等方式从资本市场融资,改善资本结构,支持企业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推动企业通过存量的盘活,来筹集发展资金,尽量减少对负债的依赖。  而要降低国企杠杆率,减少低效国企对资金的占用,为实体经济腾出更多资源,无疑是个系统工程。  8月2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作出部署,要建立严格的分行业负债率警戒线管控制度。对高于警戒线的企业在年度经营业绩考核中增加资产负债率的权重,并严格把关主业投资、严控非主业投资、禁止安排推高负债率的投资项目。  此外,会议还要求强化问责,对负债率持续攀升的企业要约谈提醒,对造成重大损失或不良影响的严肃追责,与地方合作的项目要严防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  针对不同企业,要多渠道降低企业债务,并研究出台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国有资产处置有关财务处理办法,探索建立国有资本补充机制,妥善解决企业改革发展、转型升级所需资本。  会议强调,要积极稳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从2016年10月武钢与建行共同设立基金以来,据发改委8月初数据显示,累计签约的债转股协议金额超过1万亿元,涉及钢铁、煤炭、化工、装备制造等行业中具有发展前景的70余家高负债企业。不过,业内统计实际落地的债转股项目金额并不多。

为助推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积极搭建国内外矿业交流合作平台,推进矿业国际产能合作,由中国矿联广泛联合会员单位牵头发起成立的“中国矿业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申请,已获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准。拟定于2017年9月22日在天津召开“中国矿业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成立大会,并举行“中国矿业国际产能合作企业联盟”揭牌仪式,届时将邀请有关部委领导,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资源部相关司局(单位)负责人、行业联盟和行业协会代表出席会议。  成立大会后,将在同址举行2017中国国际矿业大会中外矿业合作交流酒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