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季度煤炭产量累计同比有所下降,认为当前该行业的调整是长期高速发展后的正常调整

“在世界经济长期结构性调整、新一轮产业变革融合与我国经济增长阶段性转换相互叠加的发展阶段,铁矿石需求预期下降、供求关系逆转、价格大幅下降、投资出现收缩等都具有规律性和必然性。”10月23日,《中国冶金报》记者在中国冶金矿山企业协会常务理事会暨行业运行分析会上了解到,正在编制中的《铁矿行业中长期发展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对该行业的发展维持了乐观判断,认为当前该行业的调整是长期高速发展后的正常调整,当前该行业的机遇与挑战并存,长期看其发展的基本面并未改变。  国产矿市场空间仍很大  当前,冶金矿山行业运行呈现稳中趋缓的态势,固定资产投资减缓,产量同比降低,价格低位窄幅调整,行业经济效益持续下滑……面对如此严峻的挑战,究竟冶金矿山企业的发展前景如何?这成为了诸多冶金矿山业人士共同关注的话题。  过去10年,全球铁矿投资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我国铁矿总资产年均增长35.7%,铁矿石年产能年均增长18.4%;国外主要铁矿石生产和供应商的投资也快速增长,淡水河谷增长了11倍,必和必拓增长了20倍,FMG增长了近40倍;我国对外铁矿建设投资的年均增长率也达到了20%以上。但随着世界经济的增速放缓,铁矿石需求也随之减缓,出现阶段性过剩和调整属于正常。  《规划》认为,从中长期发展来看,全球矿业的基本面是好的,西方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速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中国、印度、东盟等新兴经济体的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仍处于加快推进的阶段。未来10~20年,全球经济有望继续保持稳定发展的大趋势,对基础设施、住房、汽车、家电等的需求将持续增长,这都将维持对铁矿资源和其他矿产资源的强劲需求。  当前,国内铁矿业发展有资源基础。截至2014年底,我国探明保有铁矿石资源820.5亿吨,资源潜力接近2000亿吨。综合钢铁生产规模、废钢资源量等因素分析,预计2020年我国铁矿需求量超过12亿吨,2025年需求量超过11亿吨。  守住铁矿石自给率底线要靠提高竞争力  国家资源安全战略要求保持合理稳定的铁矿石自给率。目前,我国进口铁矿中权益矿量不足10%,且我国对外投资开发的200多个铁矿项目已投产的仅有16个,还大多处于严重亏损状态。国家资源安全战略要求保持合理稳定的铁矿石自给率。  《规划》表示,未来,铁矿石行业要坚守25%的铁矿石资源自给率底线,实现消耗资源储量与新增资源储量、消失生产能力与新增生产能力基本动态平衡,要提升铁矿石综合保障能力、市场竞争能力、可持续发展能力。  面对当前铁矿企业存在的困难,政府、行业、企业和行业专家都在积极行动。目前,资源税减免工作已经取得较大突破,在资源税以价计征,降低土地、矿权的获取成本,恢复国有大型矿山矿业权价款转增国家资本金制度,加快大项目、大基地建设,提高废石、尾矿综合利用程度,促进绿色矿山建设、节能减排综合利用,开展资源整合、兼并重组的配套措施,深化资源管理体制改革等多方面的研究工作也已经展开,有些已经取得初步进展。  当前,我国铁矿业有相对完善的产业支撑体系,已经形成了一系列国际先进的开发利用贫铁矿资源的专有工艺技术,培养造就了一批优秀的人才队伍,拥有相对完整的产业服务体系。数据显示,2014年中矿协会员单位平均物耗仅占铁精矿成本的21%左右,其他成本如销售、财务、管理等费用都存在较大的降低空间。从劳动生产率看,目前全国铁矿行业的人均成品矿产量约为450吨/年,而淡水河谷这一数据为5500吨/年。目前市场倒逼,有助于矿山企业积极通过生产模式创新、资本结构优化等手段,激发企业活力和竞争力。

从总体上看,煤炭产业经济形势依然严峻,必须采取有效措施加以应对,当务之急是稳住煤炭价格。  2015年三季度,中经煤炭产业景气指数为94.5,比上季度下降0.4点,呈现缓慢下行趋势;预警指数继续在过冷区域运行。  从具体数据分析,我国煤炭产业经济运行中存在的供大于求的矛盾没有得到解决。在政府政策干预和市场机制作用下,前三季度煤炭产量累计同比有所下降;但“薄利多销”问题依然严重。三季度,煤炭价格同比下降15.6%,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4.4%,说明有些企业依然在增加产量。煤炭进口同比下降17.3%,说明市场增量主要来自国内供给。在煤炭总量同比下降6.1%的背景下,国有重点煤炭产量同比下降7.4%,说明国内供给增加部分又主要来自非国有重点煤矿。居高不下的煤炭库存出现了新的特点:港口存煤减少,电厂存煤小幅增加,库存主要集中在煤炭企业。  从盈利情况看,三季度,在清费正税力度比去年有所加大的情况下,产业实现利润不及去年同期的一半;销售利润率只有全部工业的四分之一;应收账款达3910.2亿元,而销售收入仅为6454.9亿元,回款天数已增至接近两个月,表明现金流极度不畅。三季度,煤炭产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14.4%,而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加10.9%,工业投资同比增加7.6%;用工大幅减少,三季度比二季度又减少了19万人。  目前,我国煤炭开采业几乎全面亏损。处于漫长“隆冬季”的煤炭企业纷纷自救。降薪裁员已较为普遍,拖欠工资屡有发生;变卖资产缩小煤炭板块占比,也成为一些企业的自救措施。  综合国内外因素分析,四季度煤炭产业景气值仍将延续缓慢下降的态势,若不采取有效措施加以应对,有可能演变为产业危机。  当务之急,要抓住煤价这个“牛鼻子”,千方百计稳住煤价。在煤炭市场失灵的情况下,加强政府规制已十分必要。建议政府尽快实施电煤最低保护价这一应急措施。煤炭企业应依法合规组建临时性的煤炭价格联盟,实施产业自我保护。  从中长期来讲,要科学规划产能,努力化解煤炭产能过剩,依靠发展实现产业复兴。目前正值“十三五”规划编制期,要利用好五年一遇的契机。在指导思想上,要统筹各能源品种之间的发展关系,把握好下一阶段煤炭需求变化趋势,明确努力化解煤炭产能过剩、促进总量平衡这一基本思路,以顺应能源供需格局新变化和经济社会发展新趋势;在原则确定上,要以淘汰落后与发展先进产能并举为基本原则,处理好产能减法与加法、数量与质量的关系,做到煤炭产能的有进有退和有序发展;在发展目标上,要在控制总量与优化存量的基础上,形成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与资源生态环境相协调的煤炭科学产能;在保障措施上,要建立适应煤炭产业经济新常态的产能建设管理、释放管理和退出管理新机制。考虑我国煤炭产能呈现的先进与落后叠加的特点,化解煤炭产能过剩,要以落后产能退出为突破口,按照社会生产力发展规律和煤炭产能结构优化的要求,建立健全完善的落后产能退出机制,形成煤炭落后产能的全面、有序、常态化退出,进而有效缓解产能过剩的压力、促进总量平衡,扭转全行业亏损的局面,并进一步提高煤炭产能的整体质量、优化产能结构。

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稀土行业准入条件,预计全国行业稀土有20%的产能将被淘汰。该准入条件自公布之日起实施。准入条件显示,以氧化物计算,混合型稀土矿山企业生产规模应不低于20000吨/年;氟碳铈矿山企业生产规模应不低于5000吨/年;离子型稀土矿山企业生产规模应不低于500吨/年,禁止开采单一独居石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